兔正

大胖子

在兔一方 38-41

今天有人跟我说,填坑算还债的一种

我问哪种债,他说情债

_(:зゝ∠)_对对对对不起……本负心汉来还情债叻

自从把“更新在兔一方”这六个字写在日程本上以后,就特别想快点完成,然后打掉勾……



前文:01-05  06-09  10-13  14-17  18-22  23-27  28-33  34-37



38.




市级篮球赛最后决定在他们学校办。王源最近对游戏没那么上瘾,收拾收拾就早早赶往体育场换球衣球鞋,只是先前一次篮球训练也没去,理所应当的不认识队里那些学长,总觉得有些忐忑。


挨着体育器材室的更衣间闷热得很,王源刚一脚踏进,眼前映入刘志宏翘腿刷微博的优美景象。明明马上就要迎来一场恶战可根本没人在紧张,旁边略显眼熟的学长抬手跟他嗨了一下算是打招呼,王源礼貌回应,旋即低头深吸了一口气,脱掉外套塞在柜子里。


“总是到这个节骨眼才紧张啊……”


当他欲哭无泪的时候,一边王俊凯恰好低垂着眉眼拿着手机跟进来。余光瞟到他的脑袋,冷冷地抬眼瞄了下,看清是王源,又飞速低下头去。


王源一个激灵,也赶紧跟着飞快地低下头。


……谜之敌意?还是他理解错了?

虽然自己基于仇富不是特别喜欢他,但上次他还说自己可爱呢……

呃好吧,搞不好是想宰掉自己的那种可爱。


王源转过身,刚想说句学长好,就看到王俊凯正一脸云淡风轻地把自己衣服剥下,换上那件平时就看他常穿的、略显松垮的深蓝色球衣。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王源还是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blingbling怒刷存在感的腹肌,于是刚到嘴边的问候又猛地咽了下去,讪讪转过头去不再开口。


临近傍晚的时候,篮球赛草草结束。

期间王源感受到王俊凯跟他配合竟然挺默契,他很会观察他的动作走向,手腕微微上抬,脚尖对准了谁,就知道他要传球到哪个方向。


“看前面!”


王俊凯从他身边跑过,不留痕迹地推了一下他的腰肢。手掌温热柔软,动作有力又保留了力度,亲近得有点过分。所以王源下意识抬头找寻王俊凯的目光,王俊凯却没有在看他,只是直直地盯着前方一片虚空,无声地做了个口型,“加油。”


王源不确定他是否在跟他说话。


大概因为学校里两个风云人物都在这个球队里,观众席上本校的妹子异常热烈,他俩擦肩而过一下都要尖叫半天,狂热程度堪比在演唱会上近距离接触到了自己爱豆。


隔壁球队头顶上瞬间被压了座山。相比起他们的光环笼罩,这边儿仿佛有黑压压的乌云滞在头顶,整个球队一道旗鼓不振,已经到球传过去都没人接的地步了。


以至于妹子们叫得更为热烈。


“王俊凯好帅姿势好苏啊啊啊啊啊啊——”

“王源太帅了扣他篮扣他篮啊啊啊啊啊啊——”

“凯源盛世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她们真的有在认真看球赛吗?刚才王源那球根本没进啊。”

“王俊凯刚才也疏忽了一下让人抢掉先发制人的机会了……”

“……哇靠那为啥她们还那么激动??”

“大概这是一个只要长得帅万事都ok的时代……?”


之前午饭吃少了,这时候接近傍晚就饿得慌,王源脑子里净是炸肉丸酱鸡翅巧克力布朗尼苹果汁,对面那个尤其高大的主力运着球朝他飞奔而来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一根扒了皮的炸香蕉朝自己飞过来。


直到最后裁判疲惫地揉着太阳穴吹哨,宣布他们获得胜利,王源依旧出神地看着球场远方的巨型电子钟。忽然猛地被王俊凯从后方伸手揉了揉脑袋,他微有讶异地抬起头,对上对方似笑非笑的视线,依旧有点没回过神来。


“……揉我头干嘛?”

“看起来很好揉。”


“……切,”王源别扭地转过头,将目光落在远处裁判坐的的椅子上,“你不知道吗,摸头会长不高。”

“啊?”王俊凯一点没有被嫌弃的自觉,反而侧过头继续盯他,“讨厌我碰你吗?”

“不是,谁摸我揉我都不乐意。”他觉得王俊凯这逻辑也太奇怪了,况且自己又不是什么毛绒绒的家养小动物——


为什么要把亲密的动作做得什么理所应当啊?真的很讨厌。


“但是,”王俊凯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你很可爱啊。”


“……”就像看破他的小小不情愿,王俊凯微妙的说辞令王源的神色也变得微妙起来。他转过身拽住刘志宏的后领,试图转移话题,“哥们儿咱们回宿舍打局游戏冷静一下吧?”

“打啥游戏啊?”刘志宏一愣,回头看了一眼王俊凯,立马想起来了山麓几何跟芒果果这对在现实里尚未看破彼此身份的苦命鸳鸯,于是顿时双眼神采奕奕,眼神表达强烈愿望,“王源儿啊,跟我们一块吃饭去吧!”


“……”


王俊凯:“我觉得你兄弟说得很有道理。”


……

……



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王源低着头一边把玩奖杯一边听主办方读感谢词,忽然听到又有人喊了句凯源盛世。这像是个连锁效应,最后全场的妹子都在扯着嗓子脸红心跳地尖叫。王源呆了一呆,悄悄瞄了眼一旁的王俊凯,跟想象中的一样,他好像没听到似的,连眼皮也未曾颤动分毫。


就像是王源投进球以后会看向王俊凯的瞬间一样,他明知道他看过来了,却死死地盯着其他方向,没有回头。

那时候的王源还不知道,自己投中篮后下意识看向的第一个人,是自己心中多特殊的存在。



39.




“走了,冲个澡去,出好多汗。”

“哎哎,等会儿去哪儿吃?”

“这还用说,老地方呗。”

“哎我靠能不能有点新意啊,吃都吃腻了想吃串儿——”

“没出息,带你们去吃点儿高档的。”


王俊凯低头从包里抽出干毛巾,一边乱用低音炮笑。王源觉得这声音倒是蛮苏,尤其是在狭隘的小更衣室里听他声音的时候,格外立体的声线轻易将人迷得七荤八素。


刘志宏转头一脸高兴地问王源一块去不,还是留在宿舍打游戏?

王俊凯听到,握着花洒的手一顿,竟然稍稍偏过头,有意无意地朝王源看。


王源察觉到他的目光,竟然微微直起了脊背,嘴皮子一抖就答应了,“……那肯定跟大伙儿去吃饭啊,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当然要去……高兴高兴。”


“好好好学弟真给面子!”

“凯哥请凯哥请,放开来随便点。”


“哎学弟等会儿等留几张照片再走吗?我好几个女同学说想要……”某不眼熟的学长尾音奇妙地飘了,“咳,收藏诶。”


“行啊——”王源还处于懵逼状态,刘志宏便已然爽快答应,一个箭步挡在王源面前,捋了把刘海严肃道,“不过你看我们王源人气这么高,拍照片这种事情也肯定是要收费的。要不这样吧,租用他的时间一分钟二十块,这段期间随便你拍,签名儿也行……至于收钱这件伤感情的事情,就由英俊的我来承担吧。”


“……”

“……”


王源:“是在下输了。”



……

……



王源跟着大伙儿开启压马路模式,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那家听说王俊凯平时经常请客的餐厅,招牌金光熠熠,看上去是挺高档的。结果王俊凯拐了个弯,非但没进去,连个眼神也没施舍。某学长在一旁安抚刘志宏受惊的小心灵,“我们凯哥肯定是要找家更高级的餐厅!学弟莫方!”


刘志宏捂着心口点点头,心想这一顿美餐倒不是什么要紧事,关键是这算山麓几何和芒果果的第一次线下约会啊……虽然两个人都不知情,但也不能太寒碜不是?


于是这路就越走越偏了,周围的车水马龙林立高楼渐渐销声匿迹,冷风卷起叶片儿,王俊凯最后停在了一家大排档面前,双手插兜淡淡站了半晌,直到店面角落里抱着笔记本电脑在看综艺节目的老板娘惊觉有客,连忙擦了擦手站起身来,满脸笑意地招呼,“哎呀小凯呀?好久没来了哦。”女人约莫年至中年,新奇地看了眼他背后一帮子吃瓜群众,“今天还带朋友来吃啊。”


王俊凯颔首,十分笃定地转过头,瞄了眼一脸懵逼的众人,“嗯,放开来随便吃。”


“……”

“……”


一个小时前的王俊凯刚说过那句“带你们去吃点儿高档的”话,仿佛已然化作泡沫……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是……


碍于王俊凯的淫威,众人并没有发出任何不满意的抱怨声,可脸上到底是一副被欺骗了感情的苦相。只有王源倒不是很在意的样子,站在原地歪头扫了眼门口泡沫板上简陋的菜单,看到“重庆小面”四字眼前不禁一亮,眼神再顺着向下发现配菜还不少,整个人竟是和颜悦色起来。


“那就先给我来三碗小面吧,”王源手插在口袋里,杏眼弯弯地转过头,礼貌地加了句,“多加点辣哦,谢谢阿姨,饮料就一罐可乐吧。”


四周众人顿时发出了奇异的“哦——”声。

王俊凯的脑内画外音,也发出了奇异的“哦——”声。


品味不错,他喜欢。


此时只有刘志宏在风中凌乱,脑中忽地飘出了一串熟悉的湾湾口音。



“哇哦这个爱吃大排档的男孩真的好单纯好不做作!

跟其他要吃高档餐厅的妖艳boy都不一样欸!

霸道总裁一下子一见倾心惹,科科。”



40.



王源吃小面的时候,是有种神圣感的。

小时候他捡趴活上了个童星培训课,苦练声乐两年,期间一点甜饮料和辣都没敢碰,后来这个飘摇在风里的小梦想还是无疾而终了。以至于长大以后每次吃辣都有种“终于了却心愿”的满足感,再配一罐巨甜无比的可乐,堪称人生一大美事。


王俊凯的气场是种开关,拥有自带光环外加渲染环境的技能。白体恤外面披了件薄薄的黑色挡风衣,头发刚在学校淋浴室洗完,于是柔顺地贴着眉毛,狭长的桃花眼平添几分款款温柔,却丝毫不减他身上的威压感。


长腿迈过塑料桌椅,准确地停在王源面前。王俊凯端着面坐定在王源面前,跟他节奏同步地哧溜哧溜吸起了面条,相对无言了好久。

王源吃得很专注,十分专注,专注到头一下也没抬。大概是实在受不了这种诡异且寂静的氛围了,当王源开始吃第二碗小面的时候,王俊凯清了清嗓子,冷着张脸,开了口。


“……我小时候,经常来这里吃小面。”


因为两人根本不熟,王源没料到他唐突的开场白。一愣后点了点头,一副乖顺洗耳恭听的样子。


“那个时候这里生意还很好,我放学以后来吃都是没位置的。我就端着面坐在门口台阶上吃,会有不怕人的流浪猫狗过来捣乱,掀翻我放在脚边的饮料罐头。”


“……”可能是因为猫狗嫌你太装逼了吧。


“我跟老板娘当时就认识了,那时候她还很年轻,皱纹都没一条。后来我搬家离开了这块地方,考上大学以后有次想着事情压马路,结果走着走着发现周围环境很熟悉,原来是又走回这里了。觉得很凑巧,也觉得恍如隔世吧,我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候,并没有流浪猫狗来捣乱了。它们现在都很怕人。”


“……”可能你的装逼气场已经强到让猫狗没法靠近了吧。


“结果小面的味道还是没变,一点也没变,跟我记忆里的味道一模一样。味道这种东西真的很特殊吧,明明脑袋已经忘了,舌头却还是没有忘,就算只是某种不算特别的辣味而已。”


面食散发出的氤氲热气模糊了王俊凯的眼睫,他似乎回忆到了伤感处,突然停了筷子,定定地望向王源,“所以……”


“……嗯?”王源之前也不知道自己该发表什么意见,陡然发觉王俊凯话语一顿,气氛严肃起来,便也放了筷子正襟危坐,一副兄弟我能帮则帮的表情,“所以……?”


……

……

……



“所以你可以帮我拿一下你右手边那罐辣油吗?我想怀念一下童年的味道,谢谢。”



……


王源默了半晌,忍住了把辣油倒他头上的冲动。




41.




王俊凯这人吧,长相吃相都挺有味道的,但脑子似乎有点不太好使。

虽然日后被王俊凯腹黑属性碾压了无数次的王源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有多错误。

王源爽快解决掉三碗小面,看着王俊凯毫无压力地跑去埋单,忽然想起了点什么,终于是在告别前郑重地道谢了,“谢谢学长请客吃饭!还有上次你捡到我学生卡的事情,特别特别特别感谢,现在还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王俊凯微微一怔,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源刚准备喊刘志宏跑路,却见刘志宏被王俊凯拉住了,在小角落里不知道窃窃私语点什么。他心里觉着有点异样的发毛,却也只是眯了眯眼,毕竟没有太多好奇心,转头便走了。


……

……


“诶诶诶,凯哥找我干啥?”


刘志宏在围观王俊凯王源两个人“相谈甚欢”地共用了浪漫的烛光小面以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啊你们要加油在一起哦”的傻笑状态。

眼见王俊凯此刻异常腼腆的神色,他有预感,某些劲爆的话要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了!


然而只是王俊凯奇异地沉默了会儿,忽然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来,把里头的卡和照片取出来,随后直接整个地塞在了刘志宏手里。

王俊凯:“你之前说租用王源一分钟二十块的事情,还算数吗。”


刘志宏懵逼,“算,算的吧……”

“那好,下次再约他出来吃饭。”王俊凯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看你的了。”



……

……



回宿舍以后竟然没什么事情可做。王源想了想,还是久违地打开了游戏,想着刚吃完重庆小面,要不游戏里也再做几碗重庆小面放仓库,心里到底踏实些。

结果他每次上线似乎都没什么好事情,整个公会的人,再次炸成了一锅粥。


【公会】【吃鸡腿的Neko】:靠,活久见系列……

【公会】【国民牛奶的农村小香蕉】:为什么会长还没上线?!我要帮他杀人了!!!

【公会】【全村的狗都被虐了】:会长几天没上线她就移情别恋??果然还是到处抱大腿的货色吧:-D

【公会】【火力少年王】:我之前说什么来着,科科,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世界】【撕逼小分队1号】:梅烟烧酒你倒是很能耐啊,会长忙几天学业没上线,转头就红杏出墙撕破脸不认人是吧,辣条花菌给你什么好处了!?

【世界】【辣条花菌】:吵吵吵吵你麻痹??梅烟移情别恋关你屁事,何况老子哪点比山麓几何差了?你们自己去问问山麓几何之前怎么对梅烟的吧,sb

【世界】【撕逼小分队2号】:哦哟哟哟,谁让你来狗叫了??谁他妈从我们公会拿了仓库一堆东西马上跳槽不认人的??你还好意思过来表忠心?


王源懵了,大概是看明白现在局势了……

说是梅烟烧酒在月老面前等山麓几何上线,要离婚,估计是受不了他长时间的漠视和冷言冷语,小姑娘家的到底也有脾气,这不瞧见还有其他条件不错的追求者,立马投怀送抱了。

对方是她新勾搭的未来夫君,id叫“辣条花菌”,如果没有今天这茬事儿,大家还从来不知道有这号人。


【世界】【撕逼小分队3号】:你俩一个货色,还真配!!你说说吧,以前一个是会长的兄弟,一个是会长的媳妇儿,没想到早就互相暗送秋波了,这会儿还结伙掀台子,真几把搞笑!!

【世界】【梅烟烧酒】:行,都是我的错,是我出轨行了吧!你们就不想想山麓几何怎么对我的?帮里不帮外,帮着芒果不帮自家媳妇儿,以前芒果的事情你们只字未提,现在倒好,都是我的错!

【世界】【撕逼小分队2号】:芒果做小面那事儿,本来就是你个自我高潮的sb给自己加戏,结果得不到会长的注意还一哭二闹三上吊,当时一副快要一命归西的样子也太丑了吧,我截图都留着呢,要不要发给大家看看,让大家评评理啊?!

【世界】【撕逼小分队1号】:你就是自己作出来今天的我跟你讲,当时死皮赖脸的抱着会长大腿不撒手!!会长也是实在于心不忍才答应跟你成亲,我呸,以前大家看在会长的面子上喊你几句大嫂,现在可不成了垃圾白眼狼??还真把自己当会儿事儿了,我看的也要笑死了

【世界】【撕逼小分队3号】:你的小姐妹呢?!都死绝了?!让她们出来再帮你讲话啊!

【世界】【梅烟烧酒】:做人不要太过分我跟你们讲!

【世界】【撕逼小分队2号】:傻逼,你不配说过分这两个字!!


“……”

“……”


王源目瞪口呆地望着满屏飞速跳跃的撕逼,一路成长而来风平浪静的他,瞧着难免有点心惊肉跳。好像还有人提到他了?王源顿时垂头丧气,有点想关掉游戏了……果然是他之前哪里做得不对了吧,不然怎么会让这个公会这么不太平?


所有人都期待着山麓几何的上线,大家都很好奇一向平淡冷静的他被戴绿帽以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直到当天十一点过半,王俊凯掐准时间准备给宠物喂灵药的时候才上线。


他的私信箱里堆满了信息量极大的话,有些是安慰,有些是咒骂。王俊凯微微一怔,消化了许久才搞明白现在的状况,蹙眉看了一眼公众频道,那儿还在撕逼。


有什么好撕的?


他有点想不明白,直接鼠标一点,把【梅烟烧酒】踢出公会,然后开了个御剑飞行到月老那里,极其爽快地戳了个同意。


他等这天的到来很久了好伐。


【系统公告:万花皆有凋零时,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姐妹,好不容易在一起也注定要分手。系统特此恭喜玩家“山麓几何”与“梅烟烧酒”感情破碎,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没关系,你们值得更好的,科科。】


【公会】【山麓几何】:都愣着干什么,明晚六点通新副本,记得准时上yy。


……得。

敢情人家吵得火热,你倒一点都不在意啊。


这样的剧情发展,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王源在屏幕前失了笑,忙不迭敲字回复。


【公会】【芒果果】:好啊,不见不散。




Tbc.



终于离婚了

凯源now kiss!!!!!!!!!!!!!!!!(摁头





评论(344)
热度(2182)

© 兔正 | Powered by LOFTER